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選擇分類
日期
~
關鍵字

2024-02-26
學佛因緣 婉玲菩薩在尚未正式接觸法鼓山之前,就曾經參訪過總本山,看過師父著作、聆聽過大法鼓,因而非常認同師父推動心靈環保的理念,雖然沒見過師父,但師父圓寂時,帶著遺憾且緬懷的心情瞻仰師父遺容。由於婉玲菩薩的父親往生後,選擇植存在生命園區,因此常和家人到總本山,藉此因緣也主動蒐集更多關於法鼓山的資訊,得知有法鼓文理學院之後,決定就讀社會企業與創新碩士學位學程。在當了學生之後,對於師父所說「佛法這麼好,知道的人這麼少,誤解的人這麼多」特別有感,因為她深刻感受到「法鼓文理學院這麼好,來念的人這麼少,不知道的人這麼多」。
2024-02-26
護勤護法 旋武菩薩是現任義工團團長。他最早在民國95年因為家人的因緣,有機會接觸農禪寺,但並未深入。多年後,因為在國父紀念館舉辦心靈環保的因緣,才又與同修王琴玲菩薩一同踏上學佛之路。旋武菩薩回想當年在護勤組,一年大約出坡數十次,各項任務都沒有缺席過,間接聽到耳語──「這位菩薩是什麼人呀?每個活動都參加,這麼發心是很令人佩服,不過,次數實在太頻繁了,大概持續不了多久,就撐不下去了吧!」當時年輕,聽到這樣的說法,心裡有些不服氣,就學習著將這股不服氣轉化為動力,更加堅定走在義工之路。就這樣十多年來,不忘初心,沒有錯過義工福田,也沒有硬撐,而是樂在其中。護勤組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要維持動線暢通,早年還需要特別留意,避免有行為怪異的人擾亂秩序,因此護勤組的義工背景,經常就是軍人、憲兵、警察或者是特種部隊,尤其重視儀態,像是標兵能夠久站,帶給眾人安定的力量,這也難怪旋武菩薩會不假思索的形容自己像一棵松樹。
2024-02-26
閉門造車 回歸正途 連假第一天,我驅車前往林口,拜訪武雄、阿秀師姐賢伉儷。照著Google Map按圖索驥,讓我確認無誤的卻是大門貼著的法鼓山春聯。一進門,看到牆上更多的各年度春聯、頒聘時與方丈和尚的合照,還有桌上阿秀師姐熱情招待的水果。隨後,林口區前任召委章美玉師姐、榮董會北四區召集人林高順師姐,也一同陪伴關懷。
2024-01-31
苦悶人生 不得其解 在弘慶菩薩39歲那一年,因為事業瓶頸加上身體長年過耗而產生問題,雖多處求醫,但未見起色,再加上家庭因素,壓力大到無法承受,常常想究竟是努力不夠還是方法不對?多方檢討卻不得要領,人生的苦悶得不到解答,內心無比煎熬。同事看他精神每下愈況,建議說:「要不要試試宗教的力量? 」老實說,受現代教育的他實在不以為然,同事接著說:「北投有一個老和尚,聽說功夫不錯,也許能解決你的問題。」
2024-01-31
學佛因緣 認同心六倫  秀惠菩薩分享學佛因緣,大福報者巧緣順利,得來全不費工夫。1997年某日,有讀報習慣的她,在報導中看到聖嚴師父正推廣心六倫理念。她說:「看到師父的照片,感覺師父一直對著我笑,好特別、好歡喜。」細讀內容後,認同師父提倡的心六倫,當時住大安區的她找到安和分院,加入護持會員;之後,因緣成熟,皈依佛門,成為三寶弟子,自此發願成為師父理念的執行者。
2024-01-29
大樹傾倒 善念思維 學佛因緣是從哪裡開始的呢?芳伶師姐仔細回想,從小家中佛道參半,父母重視的向善思維,深植每一位家人心中,或許那就是與佛有緣的起點。剛剛脫去稚氣的12歲,芳伶師姐卻必須面對猶如大樹的爸爸離世。家中頓時失去支柱,全家要經歷的震盪與衝擊相當大,媽媽林菊菩薩要面對的,是爸爸留下來的一大堆機器以及貸款,以及突然要從媽媽角色變成媽媽兼爸爸的雙重身分。堅毅的媽媽扛起重擔,身兼多職,卻因為實在太忙碌了,顧不得陪伴,母女倆在選讀高中時產生歧見,年少輕狂的芳伶師姐在高中時期相當叛逆,讓媽媽很操心。直到25歲,媽媽和哥哥特別來美國參加她的碩士畢業典禮,當天她慎重地向媽媽道謝,對媽媽說出:「謝謝媽媽這麼多年來的包容、栽培與關愛。」母愛兼父愛的偉大,不只是兩倍,而是無數倍。
2023-12-27
2023年7月方丈和尚果暉法師親臨香港道場頒發榮董聘書,其中有一張照片令人印象很深刻,照片中是一位穿着大寮圍裙的師姐,從常寬法師手中接過榮董聘書。這位義工菩薩是譚師姐,當日她因為忙着在大寮準備榮董關懷活動的餐膳,工作結束後才匆匆忙忙地趕至,連義工服也來不及換下。那時候,很多人都不知道譚師姐正在努力抗癌……。
2023-12-27
我叫郭蘭,皈依的法名是常孝。這個法名很好,是要提醒我常常孝順父母、孝敬三寶。我是一名執業家庭醫生,開了一間小診所,為街坊看病、打疫苗、健康檢查等。我很有福報,一開始接觸佛法就是在法鼓山。1993年我在中國大陸讀完醫科後回到香港準備考試,因為香港規定海外的醫生必須通過執業試才能成為執業醫生,考核十分嚴格,而且合格率一向偏低。到了1997年,我還沒有通過考核,我就先在香港中文大學幫助當時還沒有出家的常悅法師做研究,法師就是我學佛路上的善知識。記得當年法師帶我去農禪寺皈依,是由聖嚴師父親手為我掛上佛牌的。到了2003年,我還是沒有通過考核,同期醫科畢業的同學有一部分早已放棄了。常悅法師就提議我去農禪寺拜梁皇寶懺,並由另一位師兄贊助我機票。
2023-12-27
我的名字是黃燕春,家人說是春天飛來的燕子。 我是一名很普通的香港人,大學畢業後,為了不想辜負家人的栽培,自己就不斷努力工作,希望出人頭地,夢想可以在40歲時就財務自由,所以每日匆匆忙忙、營營役役地上班、加班、下班、回家……,我的同修是我的中學同學,他是一名公務員。我們是兩人家庭,沒有子女,過著簡單、平凡的生活。我們每天都活在感恩當中,無論遇到任何人和事,好或壞,我們都懷著感恩的心去面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