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新任方丈的初心體驗

有人問我:「接任方丈前後,哪裡不同?」最明顯的差異,便是外相上多了一串一百零八粒的掛珠,並有僧團安排方丈辦公室祕書及侍者法師,協助我處理行政庶務,成為共事同伴。聲明「退居不是退休」的退居方丈果東法師,則對我的祈請「有求必應」,慷慨擔待某些因我行程重疊無法出席的場合,並代表教團出席教界交流與關懷大眾的弘法活動。類似的團隊合作,其實無所不在。


擔任方丈,也讓我經歷生平許多的「第一次」,所幸自己尚能調適。我的調適方法很簡單,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鐘,先把自己照顧好,才能夠照顧好僧團及大眾,共同弘法利生。


大致來講,有三個層次,首要是「把本分事照顧好」。現在我盡可能每天隨眾上殿、過堂,同時保持每日晨坐及晚間拜佛兩堂功課,使宗教生活規律化是最基本的。其次,方丈有照顧大眾當然之責,在種種人事應對進退中,隨時提醒修正自己,回歸修行,練習「把心照顧好」。再者,方丈法務繁重,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就做什麼事,把心放在當下,「把當下照顧好」,那就不會有太多煩惱。這也正是聖嚴師父的教導,把自己照顧好,才能做更多奉獻。


事實上,佛法告訴我們,生活中的每分每秒、每一剎那,甚或每一次與人互動,都是一期一會,當下都是最新鮮、最美好的體驗。而我收穫最多的,則是與大眾一起成長。過去我曾擔任僧團副住持,輔佐方丈和尚推動法務,但主要執事仍在大學院教育範疇,包括行政、教學、研究及服務等。儘管作息也很緊湊,總是生活步調比較穩定,又因從事學術研究需專注投入,與大眾接觸的機會相形較少。如今僧團及教團賦予任務,使我有更多機會學習與大眾互動,我非常珍惜。


就個人成長而言,無論打坐、誦經、念佛等功課,均屬內在修持法門,但若論及護法、弘法,則需憑藉各方助緣。方丈要做的事還真不少,這許多的事,並非我一人完成,而是大家同心協力,為了團體成長所展現的共同創作。因此每天上殿、過堂、做早晚課,出席各種行程,我都是抱持感恩心,由衷珍惜嘉惠於我的成長助緣。我也在隨時學習如何做得更好,對僧眾及信眾多一些關懷,這應當是方丈最重要的任務吧。

◎轉載至《法鼓雜誌》348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