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大悲心祈福法會圓滿結束,鼓聲自心中拉開序幕

紐約時間2021 年11/27 日晚上八點多,在三時繫念主法果醒法師的代領下,「諸根圓淨,群業頓空」 東初禪寺大悲心祈福法會圓滿結束。


會後,常華法師帶領諸熱心義工菩薩整理道場,收拾桌椅,招呼大家領取贊普食物回家結緣。初冬的紐約,寒意泠冽,禪寺裡卻洋溢著互道珍重的溫暖,菩提道上互相提攜的力量。我走到門口正要離開,開門的剎那,回頭見法師踏著禪寺窄梯陡坡上樓。見法師辛勞的背影,十分感佩,更想起法師殷切叮嚀,切勿好高騖遠,行遠必自邇,莫要將心待悟,枯等消息,切記做好腳下功夫,而拜懺便是一大法門。


常華法師提醒我們,懺文皆是禪師國師所做,不僅是消災解難求福報,更兼有佛法義理與修行路徑。此次《梁皇寶懺》的主法果廣法師以《阿含經》開示,累世累劫種子熏習之業力習氣堅固難化,懺法可以發露之,逐漸調整。所以,拜懺不僅是迴向法界眾生,也是懺悔自心,像是大掃除,讓自性光明顯露。我是一個看重經典文思及打坐的佛弟子,向來認為法會是用來趨吉避凶的,現在恍然大悟,梁武帝請國師為已故妃子做懺,救郗氏於蟒蛇之難,並不只因懺法功德迴向眾生,更因郗氏聽聞佛法,解其情執與嗔心。如三時繫念第一時所說:道人若要尋歸路,但向塵中了自心。


這次是我參加時間最長最認真投入的法會。和三時繫念三次結緣,第一次是去年在象崗道場,疫情中只開放給三位居士參加,我雖有心發願迴向疫情苦難眾生,但對法會沒有真切了解,第一時結束,業障現前手機丟了,我不知輕重,跑去找手機,大家找不到我十分著急,我的粗心大意承蒙法師及道友諒解,內心十分抱歉,也深知自心認識尚淺,因緣不足。第二次是今年八月在象崗道場的佛五,拜三時繫念時,心中嘖嘖稱奇,贊其文采斐然。會後打電話給我家同修,說起此事,他當頭棒喝告訴我中峰明本是繼承大慧宗杲的大禪師,連忙從上海給我寄了本大師的全集來。慚愧啊!我竟然不知,而且輕率待之。


這次的考驗是法會最後一天,清晨起床混身乏力,彷彿受寒。心想佛五應該是我的極限了,不如最後一天在家拜吧。向法師告假,一上午認真網路共修,但最後半小時突然屏幕模糊,看不淸楚文字,這是讓我在家共修不成了。而此時拜懺半天,身體不適盡除,立馬整裝出發到東初禪寺。下午三時繫念開始,梵音起,果醒法師一唱頌,我就忍不住痛哭起來。大師殷殷切切,我至心懺悔「覺海虚空起,娑婆業浪流,若人登彼岸,極樂有歸舟」。


頌文字字句句敲打我心。回首去年的輕忽,恍如隔世。如常華法師說,眾生業障積習深厚,說一次二次不夠,必須諄諄教誨三次,才聽得進。我正是如此。法會結束,收拾會場,互道珍重。法師踏上窄梯上樓,我開門而出回家。在略顯蕭瑟的寒夜裏,聽說另一波疫情可能來襲。不知道2022 等待我們的會是什麼?


「清珠投於濁水,濁水不得不清。念佛投於亂心,亂心不得不佛。」法會的鼓聲在我心中響起,我想無論2022如何,我可以微笑。

◎文:吳幸宜 20211129

◎圖:東初禪寺提供 2020112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