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母親的最後一句話

二○一九年之於我,是不尋常的一年。人們說母女連心,五月某天,感覺母親的日子不多了,於是向鈞萍師姊請假回西安老家。她問是否需要幫助?我說上了大事關懷課程,知道怎樣面對,但心裡還是茫然,不知道大事現前時,能不能處理好?當天晚上,師姊和她的同修開車到我家,送來了她的引磬、道場結緣的念佛機和往生被。看到車行漸遠,眼淚不自禁落下,還有眾多師兄姊為母親誦經迴向,面對生死大事,感到自己不是孤獨一人。

兩天的搭機路程,到家已凌晨近兩點,老父親在客廳拄著拐杖等候,與兩個月前離家時所見判若兩人。母親躺在床上呻吟,痛苦占據了她。那一刻,看到二老的疲憊無助,很快想起法鼓山,先播放佛號,讓他們安下心。母親一直在病痛中,我念著阿彌陀佛聖號,撫摸她的頭,她安靜一會兒,可是不久又開始疼痛。

「媽,您跟我念一聲『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會來接您到西方極樂世界,那裡沒有病痛、沒有煩惱。您放下世間一切,我以後也會去那裡,我們在那裡見面。」我跪著鼓勵母親,不可思議的是,她竟念出「阿彌陀佛」四個字,雖不清晰,但真真切切。那是母親僅有的一句話,也是最後一句話。陪伴母親兩天後,她安詳捨報,而父親也因過度悲傷,不到三個月也往生。

回美後,在舊金山道場監院常惺法師主持下,我代父親受三皈依。母親是大學教授,桃李滿門,父親是老中醫,救人無數,他們畢生為社會和家庭奉獻,最重要的是在女兒持誦佛號聲中,圓滿一生。在悲傷的同時,我也感到欣慰,實踐佛法帶來了安定,感受聖嚴師父所說:「死亡不是喜事,也不是喪事,而是一件莊嚴的佛事。」祈願疫情早日消退,再回到道場成長自我、利益他人,隨著佛陀和師父教導的解脫之路,繼續前進。

◎文:楊演寬(舊金山)
◎圖:簡大詠
◎轉載自法鼓雜誌第378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