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Script功能提供瀏覽字級大小的變更,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設為首頁   English   Spanish   語系切換 繁體版▼
 
現在時間 : 文字大小
 

禪修 

 

 




禪門故事 HOME > 大普化教育 > 禪修 > 禪門故事
 
初祖:菩提達摩

菩提達摩(西元?─五三五年),有說是南天竺國大婆羅門國王的第三子,又有說是波斯國人。至於達摩傳,有異說亦有潤色之筆,無能確定。

 

他於西元四七八年以前,來到宋境的南越,歷涉諸國,從事遊化,迄北魏佛教隆盛之時,渡江北上,進入嵩山少林寺,因其面壁達九年之久,人們呼之為壁觀婆羅門。達摩以壁觀教人,他說心不用安,止諸外緣,內心不喘,心如牆壁,以之便可入道。

被認為是達摩所著作的,即是二入四行的思想;理入與行入,稱為二入。但以理入為主,謂一切眾生,皆與佛同,以清淨之心,藉觀壁坐禪,即得信悟;行入是依實踐體得理入之理,故說了報冤行、隨緣行、無所求行、稱法行之四行。

 二祖:慧可

嗣達摩之法而成禪宗二祖的,是慧可(西元四八七─五九三年),本係深究儒學的人,在他四十一歲時,遇到達摩,師事四、五年,授其禪法之後,乃從之參學,達五年之久。慧可於雪中斷臂的傳說,雖很有名,但非史實,唯於慧可得髓之說,正是說明慧可求法精神之真切的故事化。

 

慧可於達摩寂後,化導僧俗於黃河附近,名聲頗高。出至鄴都,乃逢北周破佛之時,他以九十餘歲的高齡之身,為護經像,隱於靠近揚子江的舒州皖公山中。依照傳記,慧可是傳通《楞伽經》的人,他及他的弟子們,盛行四卷本《楞伽經》的講說。

 

所以,慧可透徹了達摩的二入四行,依據《楞伽經》,主張萬法為一心所現;二見的對立,無非出於自心所現的妄想。比起達摩,他表現得更為積極了

 

三祖:僧燦
慧可之法傳給了三祖僧璨(西元?─六○六年)。他於北周破佛之際,與慧可同入舒州的皖公山,後來辭往司空山而常住於山中。僧璨與慧可一樣,同為《楞伽經》的傳承者,但在其所著的〈信心銘〉中,另含有華嚴的思想。據說,自達摩以迄僧璨的禪者,一處不再宿,也沒有與弟子們共住的事。
四祖:道信
嗣僧璨之法的四祖道信(西元五八○─六五一年),師事僧璨十多年,後來出家,歷吉州和九江,於廬山大林寺,止住十年,又移住蘄州黃梅縣的破頭山達三十餘年,與其會下五百人,住定辦道,精進不懈。

這樣集體住定的生活,為禪思想和修行的觀法上,帶來了很大的變化。也就是說,對此五百人共同的集團生活,僅靠在家信徒的布施是不夠的,而且也沒有來自政府的補給,那是不能不向自然採取自給自足的方式了。

 

為此,他們一面從事耕作與雜務,一面精勤於佛道的追求,到達把禪解釋成為體驗的和精神的,並以此作為修行觀法的程度。這一立場,已不是限於出家人的禪,乃是開放成了契機於一般的,並在廣大人群的日常生活上推展開來的,這是值得注目的事。又因集團生活的經營,保持全體的秩序,一切行事必須條理井然,此亦為形成禪院生活之規範,開出了先河。

 

至於道信的禪,他重視坐禪觀心,以五門或稱五方便,為其思想的綱格,以其中的「守一不移」,作為禪的要諦。

五祖:弘忍

由於嗣道信之法的五祖弘忍(西元六○一─六七四年),及其門下的活躍,此一禪風,便從揚子江一帶,向諸方弘開,逐漸趨於隆盛。弘忍著有《最上乘論》一卷、敦煌出土《蘄州忍大師修心要論》一卷。依照此書所說,弘忍主張守心為入道要門,亦為涅槃之根本;他是說了守本真心的坐禪觀心之法門。道信及弘忍等的禪風,當時被稱為東山法門,或稱為東山宗,可見已形成了禪的門戶之風。

 

弘忍門下,出有神秀(西元六○六?─七○六年)及惠能(西元六三八─七一三年),形成了一般所說的北宗禪及南宗禪的兩大流派,即所謂南頓與北漸。

 

神秀在他五十歲師事弘忍以前,已是一位精通儒釋道三教,並曾經過了六年修行之學者,故被推為弘忍門下七百人中的上座。嘗受則天武后抬舉,優遇以國師之位。他著有《觀心論》一卷,主張只有觀心一法,為佛道之最要,可知他是真的傳承了道信及弘忍等坐禪觀心的思想。從傳下北宗禪思想的《大乘五方便》一卷中,也可以明確地見到頓悟的性格,北宗禪雖以贊成漸悟的主張為通說,但也不是沒有其他想法的存在。

 

六祖:惠能

禪宗的六祖惠能,幼少失父,以砍柴進城出售,孝養母親,據說,有一天,於城中聽到一位客人誦《金剛經》而無師自悟。但他在此之前,已親近過《金剛經》、《維摩經》、《楞伽經》、《觀無量壽經》、《法華經》、《涅槃經》、《菩薩 戒》等經,他的機緣早已成熟的。

 

至於他和五祖初見面的問答。提到佛性的事,那是一種故事而已。依據後來南宗禪系統下的傳說,弘忍為了要在七百位門弟子中,找出付法的人,而命用偈表示各人的悟境,發現惠能的境地,高於神秀。便將法及衣,授給了惠能,承認他是禪宗的第六祖。

 

惠能的思想,古來是以《六祖壇經》為考察的中心,近來則由於發現了敦煌出土的資料和《六祖壇經》的異本,知道壇經的內容為後世附加和改竄之處很多。因此,作為瞭解其思想的資料,有人說除了大梵寺的說法和道誡之三科三十六對法之外,便沒有了;又有人說即使敦煌出土的資料,也未必全是惠能的東西。不過,惠能的禪,後來成了中國禪的主流這樁事,是宜加以大大注意的事。惠能門下,出有青原行思(西元?─七四○年),因有其弟子石頭希遷(西元七○○─七九○年)和南嶽懷讓(西元六七七─七四四年)等的活躍,為中國禪帶來極大的發展。

─摘自《中國佛教史概說》,聖嚴法師譯

 

 
版權宣告 隱私權聲明 聯絡我們 合作提案      自 2012/02/06 起,您是第13410104位訪客

法鼓山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4 http://www.ddm.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 新北市金山區三界里法鼓路555號 電話:02-2498-7171。傳真:02-2498-9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