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Script功能提供瀏覽字級大小的變更,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設為首頁   English   Spanish   語系切換 繁體版▼
 
現在時間 : 文字大小
 
園區 (另開新視窗)
 
聖嚴法師 (另開新視窗)
 
雲端祈福 (另開新視窗)
 
護持捐款 (另開新視窗)
 
心靈環保專區 (另開新視窗)
 
行動報師恩 小沙彌回法鼓山 (另開新視窗)
 
鈔經網站 (另開新視窗)
 
心靈處方籤 (另開新視窗)
 
撞鐘 (另開新視窗)
 
網路電視台 (另開新視窗)
 
主題年 (另開新視窗)
 
更多
心靈小品 HOME > 活動法喜 > 心靈小品

東初禪寺都市禪三心得

日期Icon 2018-09-19 ‧2018心得
轉寄好友 (另開新視窗) 轉寄好友 友善列印 (另開新視窗) 友善列印
" href="#" > TwitterTwitter
 
2018年9月1日美國勞工節的長週末,東初禪寺都市禪三的第一天,清晨起來,早兩天那種近乎颱風前夕,來者不善的華氏100度的悶熱,已全無影蹤,身體才剛用力張開毛孔去適應了,開門迎來的卻是70來度的涼爽。在這種強烈的温差下,那些缺乏空調去降温的人和動植物,又該如何去安身?對於這個關乎地球上所有的氣候變遷問題,禪修已三年多的我,是否簡單的一句, 空、無常,再加一個蒲團,就把所有問題擋在蒲團之外?答案像白開水一樣的清明:「不是。」
  

如果身只是心之表徵,地球就像是我們的身體,當這個身體出現大混亂的時候,也透出主宰著地球的心出現了大混亂。然而,身易見,心難見。坐在蒲團可能會比較容易去看見我們的心在做什麼,如果越來越多人透過禪修去看見自己在做著什麼,也許這大混亂之世就是轉去大清醒之時,世界也不會那麼令人難過。

就是這個似乎合乎情理的推測驅動著我起個大早,過來東初當助理監香的原因。把木魚打得像山谷深處的沉靜,引磬敲得如雨滴竹葉的清柔,是這個作為助理監香的我偏好的音感標準。但這次我決定用一種無所謂的好或不好的標準去敲,暫把自我感覺良好的標準放下,也看看自己可不可以真的放下而誠實的活出每個當下。

偶然之間,這次帶領禪三常齋法師,給今次的禪眾捎來的問題是,大家為什麼要坐在蒲團上?
 
第一天,巧合之下。師父的錄音開示提到「心隨境轉,境隨心轉。」,師父指出二者同樣都有凡夫跟開悟者的境界,但凡夫善惡中之惡心被境所轉動,惡心起了之後,再隨之把本來沒有善惡之境轉之為惡,悟者反之亦然,善心轉動善境,佛者則心不動地去轉境。

第二天,偶然與巧合之間。師父的錄音開示提到「什麼是靜中觀動,動中觀靜。」在這個開示中師父用上了禪宗的龐居士的公案。公案是說龐居士跟他女兒靈照,兩位開悟者的交流。龐居士因賣漉籬,於下橋時撲倒,靈照見了,亦去其爺邊倒下,居士曰:「汝作什麼?」靈照曰:「爺倒地,某甲相扶。」這個公案,相信對那些已無拘無束的開悟者,一聽就心心相印。但像我這種懵懂中又不方便去裝懂,也了解師父的解讀是悟者的體證,惟有繼續的參。

第三天,偶然與巧合之間的恰恰是師父的錄音開示「如何用心」,師父指出永嘉玄覺的《奢摩他頌》開頭語「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所謂的「無心用」,就是沒有自我執著,對境自然反應的真心境界,可是要去到無心用的境界是極奇困難,師父幽默地說,當這麼困難,大家又聽不懂時,大家反而就到達了無心去聽的境界了。

流年似水,三天的禪期在坐香中交錯著八式動禪、坐禪、立禪、經行。最後,法師直接的解答了禪眾的疑問後,三天一眨眼就結束了。
  

這個助理監香在嘗試著練習放下的當下,在第一、二天,有時候把木魚打出破聲,把引磬的桿敲成啞聲,第三天在收到迴響後,就去改善一下。縱然如此,從容的禪眾也是一如既往,依時上坐,及時下坐。走出禪堂後,空調不見了,街上是華氏90多度熾熱的高温,心又如何恰恰無。耽擱了三天心得,交稿時,遠在東邊的日本恰恰剛發生了風災地震,於是這邊這場陌生的悶熱也恰恰快結束了。

◎文:丁燕莉 20180919
◎圖:東初禪寺提供  20180919
 
版權宣告 隱私權政策 聯絡我們 合作提案      自 2012/02/06 起,您是第20366284位訪客

法鼓山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4 http://www.ddm.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 新北市金山區三界里法鼓路555號 電話:02-2498-7171。傳真:02-2498-9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