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Script功能提供瀏覽字級大小的變更,若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項功能,也不影響你閱讀本網站資訊。
首頁   網站導覽   加入最愛   設為首頁   English   Spanish   語系切換 繁體版▼
 
現在時間 : 文字大小
 
聖嚴法師 (另開新視窗)
 
園區 (另開新視窗)
 
雲端祈福 (另開新視窗)
 
護持捐款 (另開新視窗)
 
心靈環保專區 (另開新視窗)
 
大願牆 (另開新視窗)
 
行動報師恩 小沙彌回法鼓山 (另開新視窗)
 
幸福加持 (另開新視窗)
 
鈔經網站 (另開新視窗)
 
心靈處方籤 (另開新視窗)
 
撞鐘 (另開新視窗)
 
網路電視台 (另開新視窗)
 
主題年 (另開新視窗)
 
更多
心靈小品 HOME > 活動法喜 > 心靈小品

一個西方僧侶的出家心路

日期Icon 2013-04-01 ‧2013
轉寄好友 (另開新視窗) 轉寄好友 友善列印 (另開新視窗) 友善列印
" href="#" > TwitterTwitter
 

楔子
 
 
大多數的人初次遇見我這個西洋僧時,不出幾分鐘的寒喧,多半都會問:「你是怎麼決心成為一個出家人的呢?」
 

無論在西方或東方,人們對僧侶都非常感興趣,特別是對於東方傳統宗教中的西方僧侶。所以當我在遠東地區時,人們對我這位「西來僧」很好奇;而當我在西方國家時,人們也會不禁好奇地問:「你是出家人嗎?」此外,當西方人看見身著灰色袈裟的僧侶,貌似那些熱門電影中的少林武僧,也會常問:「你會功夫嗎?」而那些不熟悉佛教、或從未見過出家人的人,他們也可能會問:「僧侶究竟是做什麼的?」
 

僧侶的形相本身就已經非常獨特,更耐人尋味的是他們的生活方式和內心的體驗。人們好奇的是,出家生活究竟是什麼樣子?而出家人又是如何看待生命?
 

原本我無意書寫日誌,記錄一個漢傳佛教西方僧的心路歷程。每當有人請我寫些什麼時,我總會回答說,我個人的經驗再尋常不過了,沒有什麼特別,實不足為外人道。我總認為:「所有這些記憶,如空中花,虛幻不實,毋須浪費時間和筆墨。」後來在聖嚴師父的鼓勵下,我開始寫日誌。偶爾遇到重要事件時會寫些文章,像是出國的特別行程等。這些文字曾經在《禪》雜誌(Chan Magazine)及《法鼓》雜誌以新聞報導方式刊載,但沒過多久,就停筆了。
 
 

直到最近,在《人生》雜誌邀稿下,我才重新提筆。起初,我實在不大情願,但後來覺得自己不應該這麼自私,雖然我個人的經驗對自己來說是無足輕重,但或許有人會因此而興起了學佛之意,或得到啟發,甚至發心出家。那麼這些行之於紙上的虛幻想法和回憶,還是產生了一些作用。
 

美國男孩中國人
 

記憶中,自小我就一直對中華文化感興趣。每當看到電視播放有關於中華藝術、音樂、建築,還有武術節目的時候,我總是目不轉睛地盯著看,甚至用錄影機錄下來。如果是凌晨兩、三點播出的節目,我就先設定自動錄影,這樣起床後當天就可以看了,之後還可以反覆地觀賞。
 

記得就在七歲時,已經著迷到要看遍所有有關中華文化的節目,而且還得要全部看個夠。尤其是如「閱讀彩虹」(Reading Rainbow)的兒童節目、公共電視台的成人教育節目、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甚至是中華料理烹飪節目,這些節目中常常介紹中華文化及中國的社會,而我是它們忠實的觀眾。
 

身為一個美國小男孩,我自然極其崇拜李小龍、成龍、李連杰,他們是我眼中的英雄,每週六下午三點在紐約當地電視台所播出的功夫影集,是一定不能錯過的。雖然這些傳播媒體所傳達的,或許不是最真確的中華文化,但對當時的我來說,已經是代表中國了。
 

著迷中國功夫的童年
 

除了收看電視節目外,我也常常陪我母親上圖書館,搜尋架上任何有關中華文化的書籍。通常我都會佇足在武術書籍區,因為我實在太喜愛中國武術了,特別是觀賞真人實地過招,令人眩目的視覺美,以及防身自衛的實際效用。雖然那些功夫書籍大多是給成人的閱讀程度,而不是寫給學童的,不過,那些圖片本身就已令我十分著迷了。

通常我會翻閱架上所有的書,最後常會流連在李小龍的書,或其他描述中國武術的書。甚至有關中國歷史及戰爭的書都非常喜愛,感覺似乎隨著書中的文字,就能遊歷時空回到千年前的世界。同一本書或許瀏覽了一百遍,目光卻還是不經意地回到那些已屆中年的中國武士圖像、少林寺的壁畫、比武過招的武僧,以及古代全身披甲的戰士雕像。這些書中的佛教廟宇塔寺、中國書法和絲織畫作,描繪出精美的中國藝術與宏偉建築,令我歎為觀止。我也喜歡上繪畫和素描,而畫中的主題也多是書中的景物。
 

對於中國武術,已不只是崇拜喜愛而已,我也開始學習,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自衛防身。我生來個子矮小,通常是班上最矮的學生,因此經常成為其他同學捉弄或欺負的對象。我發現功夫是個可以令其他小孩不輕狂越界,並可以保護自己不受欺負的好辦法。雖然是激烈的解決手段,但確實有效。因此,閱讀研究武術書籍,一方面是出於愛好,另一方面是為了保護自己。
 

就在六歲時,當我發現從書本上所能學到的其實很有限,就請求父母讓我正式地去學習空手道。後來雖因交通不便而中斷,但大約在十二歲時,我又報名加入了一個中國南派洪家拳的功夫學校。這段期間,我有更多機會接觸中華文化,並沉浸在這項古老武術的學習之中。之後,斷斷續續學了幾年,但逐漸又因為彈吉他、作曲、玩電腦、交女友等關係,失去了學武的興趣。
 

儘管透過這些媒介讓我接觸到中華文化,但最令我神往的還是漢傳佛教的僧侶。每當見到這些衣著樸實、面貌莊嚴、舉止安詳卻威儀具足的乞士形象,讀到他們的言說文句、歷經艱難困苦的事蹟,都令我深深折服。對我來說,一個人若在面對艱難困苦、肉體的折磨、語言與肢體上的暴力而能夠不慍不火,就已令人欽佩。儘管對於出家生活的接觸與認識僅止於粗淺的表面,但對我來說它已經是相當高潔的了。雖然日後因為興趣的轉變,這些印象暫時沉睡在我的意識中,但它們確實伴隨我度過了多年的歲月。
 
◎文:釋常聞
◎本文摘自《 報告師父,我要出家:西洋僧的修行筆記  》

 
版權宣告 隱私權聲明 聯絡我們 合作提案      自 2012/02/06 起,您是第13665781位訪客

法鼓山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4 http://www.ddm.org.tw All Rights Reserved.


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 新北市金山區三界里法鼓路555號 電話:02-2498-7171。傳真:02-2498-9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