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缺點

☉聖嚴師父 

 前天有一位名人發表談話, 說他自己是一位在道德上零缺點的人, 因而引起輿情的討論。 我相信同一件事, 從不同的角度來看自己, 就會出現不同的判斷。

 既然這位名人相信他自己是零缺點, 我們不需要懷疑他。 因為他認為他在生活上沒有犯法, 沒有對不起人, 他自己的良心是如此, 應該說是零缺點沒有錯。

 但是, 作為一個禪修者的標準, 我想我們人人都有缺點。 缺點並不壞, 缺點本身就是讓我們能夠進步。 如果已經認為是一個非常完美的人, 我們還需要來打坐修行嗎? 因此, 從修行過程中的標準來看, 我們所講的、 所希望的零缺點, 是知道自己有缺點, 就是零缺點。 如果不知道自己有缺點, 才是最大的缺點, 知道有缺點, 馬上改過, 即可隨時隨地保持零缺點。

有沒有天生的聖人?

 人在生命過程中, 從小到老一生沒有遺憾是很不容易的事。 但是有遺憾而不知悔改, 才是最大的遺憾。 若一生都沒有遺憾, 也不必悔改, 則是天生的、 天降的聖人, 請問諸位菩薩有沒有這樣天生的聖人?

 孔夫子、 耶穌、 釋迦牟尼等人, 從宗教的信仰、 信徒的立場來看他們應該沒有缺點; 否則就不能成為聖人。 但事實上是否人一生下來在心理、 觀念和行為上從來都沒有過缺點? 這就要看是從哪一個角度去看!

 釋迦牟尼佛自小時候起, 一直至成佛為止的階段當中, 他的生命過程是從一個普通人修行成道、 成佛。 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成道之時, 曾遇到種種困擾; 甚至在其出家之前, 也曾遇到困擾。 這些困擾從信仰上來看, 是菩薩示現, 而不是真正他有什麼困擾。 但是, 站在一個修道者的本身立場而言, 我相信他是真的有困擾。

 在一次國際會議中, 台灣的成一法師遇見了西藏的班禪喇嘛。 法師就問班禪: 「請問佛爺, 大家叫你佛爺, 你是不是真的佛? 」 班禪答道: 「大家叫我是佛, 我認為我和大家是一樣的。 」 請問諸位, 班禪的答話是否矛盾? 這就是說以信仰者的立場會相信他是佛。

 我們相信所有一切人, 一切眾生都有佛性, 都能成佛, 這是我的信心和信仰。 但是對沒有學佛的人而言, 要說連貓、 狗、 蚊子、 蒼蠅都有佛性, 他們會相信嗎? 不會相信! 如果問那貓、 狗說: 「你們是佛嗎? 你們能成佛嗎? 」 牠們相不相信? 即使就一個沒有修行、 學佛的普通人而言, 如果你對他說: 「你是一尊佛, 你會成佛。 」 他會相信嗎? 他一定會搖頭說: 「你不要開我玩笑, 我是一個普通的人。 」 但是, 如果學了佛以後, 就會知道這是信仰, 就會相信自己有佛性, 可以成佛。

把念頭回過來看自己

 所謂看到自己是零缺點, 是可能的。 為什麼? 我們有了缺點, 馬上改過。 隨時隨地有了缺點, 馬上改過。 發現自己的觀念、 念頭有問題, 馬上改過, 所謂的零缺點是可能的, 任何人都可做到。

 隨時隨地面對自己的缺點, 了解自己的缺點, 希望自己從此以後不再有缺點; 雖然下一次可能還會有, 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至少在當時希望下一次不會再有缺點, 就是回到零缺點, 是真的歸於零。 如果能夠這樣做, 那麼在我們修行的過程中, 就隨時隨地在進步、 改進之中。

 但如果我們不付出努力, 光說我要回到零缺點, 將會很辛苦。 反之, 如果我們經常努力, 需要回到零缺點的情況就很少。 因為我們的身心及語言的行為缺點愈來愈少, 會使得要努力改善的需求也愈來愈少。 如果我們常常犯錯誤, 則應懂得懺悔與慚愧, 以幫助我們從缺點再回歸到零。

 前面所談的是回到零缺點的觀念, 現在講方法。 我們的心如果經常被環境所困擾、 動搖、 誘惑、 刺激時, 很少會想到是自己本身的問題; 會想到那是外在的問題。 有人刺激你的時候, 你認為他們是無理取鬧; 有人誘惑你的時候, 你認為他們是在干擾你。 但是, 究竟是誰被刺激、 干擾、 誘惑呢? 是自己! 而自己又為什麼會被干擾、 困擾、 誘惑呢?

 因此, 隨時要把念頭回過來看自己, 究竟為什麼被干擾了? 如果你的心不能夠往回來看, 則一定會受到干擾、 誘惑、 刺激。 在受到刺激之後, 你的情緒一定會波動, 心情上會產生兩種情緒: 一種是好興奮、 好歡喜; 另一種是很憤怒或很痛苦。 不論歡喜或痛苦, 都是受了外在環境的刺激而起的反應。

隨時隨地回歸到零

 最近我有幾篇連載在聯合副刊的文章, 由朱德庸先生替我配漫畫插圖, 其中一幅畫, 他畫的是一隻火雞, 雞的兩隻腳是兩個大嘴巴, 雞的身體很肥大, 但身上長了很多瘡, 而牠的頭、 眼睛已經害了重病, 就是形容著貪是很痛苦的事。

 貪心是不舒服的事, 正在貪的時候是痛苦的, 貪得到了之後也是痛苦的, 而貪得不到也是痛苦的。 貪得無厭本身就是一種中毒的現象, 是一種病態, 瞋怒、 愚蠢等也是如此。 因此, 我們回歸到方法上, 就知道那是毒癮, 不要被這些毒所轉、 所牽動。

心不要被環境所轉

 當自己因貪而不得, 貪的不夠多而很難過的時候, 應該告訴自己說: 我害病了, 我中毒了, 我要調整我自己的心念, 使我自己能夠過得快樂、 輕鬆、 自在一些, 而不要被煩惱的念頭、 心態所轉。 實際上所謂煩惱的念頭、 心態是因為環境的關係, 因此, 我們就不要被環境所轉。 如此的話, 我們則可隨時隨地又再回歸到零。

 當自己為煩惱而痛苦, 應該知道煩惱的由來是因為我們自己的毒癮發作了, 而這些毒癮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是從無始以來我們老早就中了毒的; 而中了這麼久的毒, 想要一下子改掉, 是很不容易的事。 因為僅僅是吸食安非他命、 海洛因、 鴉片、 大麻等毒品所染上的毒癮的戒除都相當難, 更何況是我們從無始以來就有的習性。

 諸位菩薩中某些人有抽煙、 喝酒的習慣, 要戒煙相當難, 戒酒也不容易, 但是還是有人戒成功了。 昨天有一位立法委員來和我見面, 他本來喜歡吃肉, 後來把肉戒掉了。 現在他又問我: 「還要戒什麼? 」 我說: 「因為習性的關係, 你要戒的東西太多了, 我現在也沒辦法開單子告訴你要戒什麼, 你來參加我們的禪修營, 參加之後就會知道要戒的東西有多少! 」

 我們要常常將干擾、 困擾我們的煩惱問題歸於零。 如果我們能夠常常有 「這不是我應該有的」 、 「這不是我應該接受的」 、 「這樣的念頭我是不應該起的」 、 「這樣的念頭我不應該被它所動搖」 , 不應該有的念頭一生起, 就馬上回歸到於零。 每次一有念頭產生, 你能有 「喔! 我知道了。 」 歸零之後, 可能第二個念頭馬上又起來, 還是可以歸零。 這就是禪修方法: 「有雜念、 妄念起來, 沒有關係, 只要回到方法。 」

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有些人在自己犯了錯誤之後會隱瞞自己的錯誤; 甚至會搪塞自己的錯誤, 為自己脫罪而辯護, 認為自己是無辜的, 或將犯錯的原因歸咎於他人。 另外有一種人則老是自己在悔恨。

 我在美國的一次禪七期中, 有一位美國人聽了我講懺悔之後, 不斷在哭, 一直哭下去而無法打坐。 他說: 「我不能打坐, 我要回家了! 」 我說: 「為什麼? 」 他說: 「我這個人大概不能修行的, 像我這麼壞的人還能修行嗎? 我太壞了, 我覺得我這個人應該是死掉的, 不應該活在這世界上。 我太壞了, 我不能修行, 我修不成功的。 」 我告訴他說: 「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是我們修行應有的態度。 放下屠刀表示有悔過、 改過的心, 只要馬上改過, 或知道錯誤、 承認錯誤而馬上把錯誤放下, 就是修行。 」 我又問他: 「你在禪堂堿O否還在作殺人、 放火、 搶劫的壞事? 」 他說: 「沒有啊! 」 我說: 「你作的壞事是什麼時候作的? 」 他說: 「好像好久以前作的; 但是我記得作了很多壞事, 所以我覺得我這個人很罪惡。 」

 後來我告訴他說: 「修行要懺悔, 不是悔恨。 懺悔不是後悔、 悔恨; 而是要面對自己的缺點, 曉得是缺點, 從此以後不要再犯同樣的缺點, 就可轉過來了。 一個是向火坑; 一個是從火坑媔]出來, 也就沒事了。 」 他聽了之後, 很歡喜, 從此以後不哭了, 也覺得這個禪七打得還不錯。

 原來過去的心理醫生老是給他治病和分析; 我告訴他的方法則不是分析, 而是發現自己的錯誤、 罪惡, 面對它、 了解它, 然後就放下它。 諸位應該還記得: 面對它、 接受它、 處理它、 放下它, 就是歸於零缺點。
(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日在法鼓山社會菁英禪修營聯誼會開示, 周文進菩薩整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