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鼓雜誌 141期/90/09/01第5版

 

回到朝元寺──聖嚴師父的感恩之行(下)

 
◎嚴安欣 


        第三次造訪,則是人生第二階段弘法時期的事了。師父說,應邀來高雄演講,再度回到朝元寺,向同行的弟子們提及閉關往事,心中仍是感恩。去年七月又有機會來到朝元寺,在大殿接受莊嚴的迎賓禮,師父帶領隨行大眾在佛前頂禮三拜,住持慧定法師感性的一句:「聖嚴法師回家了!」也許正是對朝元寺與師父之間不滅因緣的最佳註解。
        會客室中,慧定法師表達寺方接待的心情:「非常非常歡迎、非常非常高興」。他說,因為法師之前在此閉關的因緣,朝元寺常常有許多法鼓山的信眾來訪,寺方都歡喜的像是招呼自己家人一般。「可惜的是,因為寺院陸續擴建,為求整體建築的協調一致,無法保留當年的關房。」他表示,寺方將幾張當年聖嚴師父在閉關期間拍攝的照片影印,供來訪者索閱,以作為彌補之憾。


      回到朝元寺,師父像所有遠行的遊子返家一般,帶了許多禮物與家人分享。慧定法師歡喜的收下《聖嚴法師七十年譜》,直說:「只要書,其他都不要。」 


     「當年這兒是一個交通非常不便,物質條件相當落後,而卻又風光綺麗的地方。」師父說,朝元寺所在的美濃鎮是一個客家庄,民風淳樸,居民以務農為生,菸草、香焦、水稻、蔬果輪種,由於盛產菸草,當年幾乎是家家起菸樓,是一個很有特色的小鎮。而朝元寺更是遠離塵囂,位於偏遠的山裡頭。原來的大殿、寮房都是用土胚、磚砌成的土角厝,現在已煥然一新。


      站在高廣而有氣勢的三門前,師父指著遠處的雙溪橋,「別看現在連大型遊覽車都可以開到寺內停車場,在那個時代從高雄市來時,是先搭公車到美濃鎮,再徒步入山,到了雙溪河,正是深秋水淺的時節,才得以踩著石頭過河,來到朝元寺。」


     雙溪河,交會於朝元寺前不遠處,當年河上並無架橋,春夏河水暴漲,行人欲到朝元寺,必需繞遠路。「當年這堣ㄛO香火的地方,也不是經懺道場,而是靠住眾種植麻竹和荔枝,正是一個農禪的家風,所以非常安靜。」師父表示,正因為僻靜,極少外在干擾,自己更得以沈潛用功。
      而說到離寺不遠處的黃蝶翠谷及鍾理和紀念館,師父如數家珍的談起設立因緣,這都是師父出關之後的事了,怎還如此清楚?因為,「美濃就像是我的家鄉。」


      師父說,人雖然是離開了,心還是懷念的,對於這裡後來的發展也就特別注意。 
         回到朝元寺,師父行腳的每一步都有一幕讓人回味的往事,點點滴滴,師父淡淡地說:「都過去了,但總是感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