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行與傳承(一) 

◎聖嚴師父

 

        在西方世界,一位老師對其弟子的肯定以及認證弟子的修行程度和修行經驗,似乎被認為是一種帶有神祕色彩的行為,由於那是只有老師與弟子之間互通消息而彼此心照不宣的事。另一方面,也有學者們對於禪宗所謂法統的傳承,從歷史的文獻考察,提出了若干疑點來加以責難的。
        在我的立場,一向以為禪宗所傳的,就是佛法。以佛法的角度看世間的人類,是因為知見顛倒,所以煩惱不已;大家習慣以無常為永琚B以非我為自我,不信因緣,倒因為果或不信因果。所以是從自我自私的立足點上,維護自己的安全、爭取自己的利益、追求自我的滿足,不是想排斥便是想佔有,目的是為了保障自己能擁有長久而充分的快樂。事實上這是不可能辦到的,即使能夠達成每種程度的目的,也僅是局部的和暫時的,跟虛擬的幻景,相差不多。
        佛法就老實告訴我們,唯有放下對於自我的不安全感,多多考慮他人的安全措施,自己便是最安全最快樂的人。我自十三歲出家,學佛修行,今年已過七十歲,能夠始終認定一個大方向在努力走前去的原因,就是在我少年時代,已發現到「佛法是這麼的好,知道的人那麼少,誤解的人那麼多。」所以發願,要把自己僅僅知道的一點佛法,與他人分享。
        這個認知、這個願心,使我從那時起,就不是一個那麼自私的人,凡是能夠與他人分享的好處,我不會獨自佔有。可是我也不是一個狂熱的宗教徒,不會硬要他人接受我所知道的佛法,只有在別人希望聽我談談我所知道的佛法時,我才會向他們介紹,請他們參考。我想這就是我早年傳承佛法的願心。
        即使我已知道佛法很有用處,我的內心仍有很多煩惱,貪念、瞋心、傲慢、嫉妒、怨尤、懷疑.......我都有。正由於自覺煩惱太重、頭腦太笨、學習能力太差,有時也會討厭我自己。
         我的師父發現我有麻煩,便教我禮拜觀世音菩薩,每天早晨連續禮拜一至二小時,有時更長,拜得全身大汗,除了很累,好像也沒什麼用。但是我對師父有信心,一直拜下去,數月之後,有一天清晨,我正在專心禮拜時,突然感到頭腦一陣清涼,全身輕鬆,爽快無比,感覺真好。自此之後,我在背誦早晚課誦及梵唄的學習方面,記憶力及理解力,增長得很多。這也使我奠立了修學佛法的信心。
        一九四五年及一九四六年,由於中國有內戰,社會不安,經濟蕭條,寺院已無信徒供養,我便進入了一段黑暗的生命過程,隨著寺中的僧侶們,專為亡者做喪葬儀式的經懺佛事,那跟學佛修行,幾乎沒什麼關係。(待續)

法鼓雜誌 138期/ 2001/7/1 第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