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心

 

快樂學佛好滋味 

李果綵

           和煦的微風拂掠初醒的清晨,溫暖的陽光彷如童年媽媽溫柔的呵護,叮嚀著我追隨人群的步履,一同體驗人間淨土;今天,農禪寺皈依關懷小組舉辦「快樂學佛人」活動,和暖的天候就像一股關愛的力量,催促著同來品嚐學佛好滋味!。


           菡萏的清香撲面而來,一抬眼,好一片蓮葉田田!讓人不由心生悸動,腳步也跟著輕快起來,進入慈悲門,法喜的清涼沁入心田,一聲聲「阿彌陀佛」在義工師兄師姊口中如蓮花般地綻放開來,一個訊息自心底生起︰「學佛,真好!」


快樂學佛人散布各地

           人潮一波波的進入大殿,好奇心驅使下,不由自主地環伺著一張張似熟悉又陌生的臉龐,「什麼樣的人會放棄一般人假日睡懶覺及假期狂歡的權利,一大早出門來到這裡?」


          有些正值青春花樣年華的年輕菩薩們,收拾起活潑外向的心,此刻正端坐著;來到這兒的小菩薩們不再活蹦亂跳,乖巧地依偎在父母身旁;更有行動不便的老菩薩們,拄著拐杖來到這兒聽聞佛法。


          回想一年前,因為父親的往生,自己才在清明佛七中與農禪寺結下法緣。一年多來,把握皈依關懷組為初機學佛弟子們所舉辦「與聖嚴師父有約」的活動,也在師父宣講《楞嚴經》及佛法開示的應機說教和巧闢善喻中,漸漸地學習到在生活中運用佛法的智慧與慈悲。所謂「知因緣不乞求,知因果無怨尤」,在逆境現前時知道離苦得樂的方法和觀念,不再讓自己不自覺的走入死胡同裡,從而更深切的了解到師父普化大千的悲願及其弘法濟世的精神。


          參加快樂學佛人系列的成長課程,使我深刻感受到佛法生活化,生活佛法化的重要性和好處。特別是在「細說輪迴生死書」演講中,果慨法師精闢的內容,更發啟迪與會者的內心感動。


坦然面對生與死

         「未知生,焉知死?」現場互動中揭開了許多人心中最深處的思惟。什麼是生?當燈光關掉之後,在黝黯神秘而寧靜的氣氛中,每一個人開始回到最原始的自我:是有生命的意義價值?或是有活動思考的能力?又或者是背負著業報而來謂之生?那什麼是死?一般人看來是悲傷絕望的問題,透過果慨法師一則故事的詮釋,忽地明瞭,原來生並不可喜,死亦不可悲。


            佛陀在世的時代,有一位母親抱著死去的孩子在村子裡,逢人便問:「誰能救救我的孩子?」她無法承受獨生子的死亡,精神幾乎崩潰,直到有人指引她去見佛陀。她跟佛陀講了很多孩子不應該死的理由後,佛陀答應要救這個孩子,並說︰「在太陽下山之前,麻煩妳到村子裡幫我要三顆芝麻做藥引,但是這三顆芝麻必須從家裡從來沒有死過人的家中取得。」


           這位母親聽見佛陀願意施救,心堳D常歡喜,趕快跑到村子裡挨家挨戶的詢問,最後拖著疲憊的身體空手而回,雖然心裡還是很難過,但是回到佛陀面前時,她感謝佛陀無言的教導,讓她了解了一個事實:每個人都會死,死亡是大家共同面對的課題。果慨法師開示,生死只是一個過程,每一個人都已經不知生了多少遍,死了多少回,生命是永恆的,今生只是一個點而已。


           法師引申指出,正因為人間苦樂參半,又有色身,才有修行的機會。他強調,每一個起心動念都在六道輪迴之中,唯有妥善照顧自己的心,發心成就社會大眾,時時與菩薩道的精神相應,才可能跳出六道輪迴的生死之苦。正所謂「一念清淨一念見淨土,念念清淨念念見淨土」,果慨法師鼓勵大眾從淨化內心做起。


活在當下真喜悅

         「如果今天是你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你最想做什麼?」最後一個問題,把聽眾帶到面臨死亡的終極點,也掀起演講會的高潮。法師首先分享自己的想法:「以我來講,要做的便是感謝與感恩,感謝父母給我色身,感恩師父給我永恆的生命-法身慧命。」接著,許多人陸續發言分享,有人希望能對心中感恩或牽掛的人說一聲謝謝或對不起。有人規劃將部份財產捐給法鼓山、有想當一天的出家人、有希望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或希望能當一天義工去關愛幫助別人;而我只想放下萬緣,靜坐觀空,祈向於解脫之路。


           「這些都很好,也都不難,但為什麼要等到生命中的最後一天才做?」法師的一席話如同當頭棒喝,原來活在當下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課題。


            接著播放淡雅卻饒富深意的網路影片,也值得讓人深省。影片闡述一個人非常思念已逝的父親,有一夜夢見父親,在夢境中他毫不遲疑的奔向父親並擁抱他,這時動人的旋律「至少還有妳」悠然響起,忽地,他彷彿見到母親蒼老的背影在遠處守候著,越來越沉默的母親,正一個人孤單的面對每一天。這時,他想到,是不是有一天,當母親不在熟悉的地方守候著他時,他才開始用淚開啟記憶,用淚告訴別人他的在乎?一場網路影片讓我禁不住潸然落淚。


          九月的某一天,皈依關懷組寄來生日卡,凝望在手中輕輕展開的溫馨賀禮,拿起電話,我生平第一次告訴母親︰「媽,今天是妳的苦難日,謝謝妳辛苦的把我生出來!」此刻依稀感受到自己喜悅的眼淚,在心中清涼地蔓延開來。

法鼓雜誌 132期 2000/12/15 第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