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版 简体中文版 English 加入我的最爱 设为首页 字级大小︰  
认识圣严法师 著作 影音 音声 相片 文物 互动区 相关网站 联系我们
这里有一段Flash动画
认识圣严法师
 
 
法师足迹导览
 
  生平略传
首页认识圣严法师生平略传 圣严法师大事纪  
 
     
圣严法师大事纪
圣严法师七十年谱
 
1961 年
 
于高雄美浓朝元寺禁足,闭关六年。

民国五十年(一九六一) 法师三十二岁

 

新年前后,获悉 道源长老将于今秋在基隆海会寺传戒,于是向 东老人恳求,拟前往求戒,并望于受戒后,至南部山中静修。然南下事未获许可。因每日定时定数礼拜观世音菩萨,忏悔业障并祈求加被如愿受戒、如愿入山静修。(〈我到山中六个月〉,《慈明杂志》一:十一)

 

「师父的文化馆,乃是用功的理想处所。但是,其它的人可在那里安心用功,我这个徒弟,却有不同。虽然,文化馆终年只有两次法会,…然而,有一个门户,就有生活,有生活,就有必须的应酬,如果师父他老人家在里里外外的忙,纵然不叫我做什么,我非禽兽,岂能安心?…我自知障重,到了三十岁时,才算真的跨进了佛门。…三十岁前,在学业及德业,几乎是缴的白卷,尤其是佛学及修持,我必须赶紧弥补。要不然,心愿厌离,却是脱不了生死的黑业,心愿度众,奈何又肩不起弘化的重担。因此,我准备要离开北投了。」(《归程》页一七三)

 

经请示南亭长老,南老以 东老人现正急须用人,且才出家未久,恐乏护关信施,未尽赞同。智光长老则十分赞成,并自动提出资助。(〈敬悼智光老人〉,《悼念.游化》)

 

七月,对离开佛教文化馆与否,有明确抉择:不可忘恩,然亦不可缠缚于俗情。

 

「出家是为生死大事,是为摆脱世缘,一心向道;…(剃度的)度,亦同于渡,以师为船舫为桥梁,假师接引之力,通过生死关口。…人之前进,亦如火箭升空,节节前进,也要节节扬弃。固不可忘情于所受过的恩惠,也不可缠缚于俗情的胶著之中,不然的话,如人过桥,因为恋恋不舍桥上的风光,以及使他通过河流的恩德,便永远徘徊桥上,不唯耽误了自己的前途,同时也增加了桥梁的负荷。」(〈略论出家与投师〉,今收入《佛教制度与生活》)

 

对自己修学路向亦有清楚认识,决定:除了学佛,谁也不学。因根机禀赋不同,人只能使自己学成圣贤。以圣贤行谊为借镜,但不学任何大师,尽其所能,修学释迦牟尼佛遗教,走自己的路

 

「有人要我虚云老和尚,我想虚云老和尚是怎么样的?他已圆寂了,我怎么学?也有人说我应该学印光大师;印老早生莲邦,已无法亲近,又从何学起?又有人劝我该学弘一律师,我也想学,但如何学,也不知道。也有人要我学太虚大师。当时实在感到很苦,这四位大师的名字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怎么办?我到底要走那条路?……想来想去,忽有所悟:印光大师究竟学的是谁?印光大师不就是印光大师吗?太虚大师究竟学谁的呢?太虚大师不就是太虚大师吗?…原来他们谁也没学啊!…由于这个觉悟,我决定那一个也不学,只学释迦牟尼佛,学不好、没关系,我还是圣严,不至于落个四不像。」(〈放下与担起〉,《拈花微笑》;另参见:《圣严法师学思历程》页一八八~)

 

「但我本人,除了学佛,谁也不想学,…太虚大师便说:『不能仿效的,仿效我的人,决定要画虎不成反类犬。』人各有其高低与轻重不等的根机或资秉,人只能使自己学成圣贤,绝不可能学成相同于他人的圣贤,除非是成了佛,即使是佛与佛的福德智慧是平等的,但也不是一样的。…不过,古德均足供后人的效法和参考。所以我在修习之中,仍以古圣先贤的行谊,作为借镜。」(〈太虚大师评传〉,《书序.评介.励行》)

 

「回到北投住了几天,觉得心里很乱,因为我要向师父告假南下了。为了定一定心,我去新店竹林精舍诵了一个星期的《四分律比丘戒本》,为南下后阅律藏作准备。祗是内心还是很痛苦,种种矛盾使我不安。因为师父只有我一个徒弟,我决心要走,使他非常伤心。他度我出家的目的,就是盼有一个亲人在他身边,而且他有一大套的远景,希望我协助他实现,那末,我的走便是负恩无义!奈何我又不能不走。」(《归程》页一七六)

 

【案】:数日来,颇为此事挣扎困恼,〈略论出家与投师〉、请示智老、南老,(见今年各项)皆为此事反复思量。
多日寻思,觉于自修、侍师不能两全。因以「念念怀恩又无以报恩」老实承担。(《归程》页一七七)

 

十一月上旬,由新店返北投文化馆。(同上)

 

十一日, 法师搭衣于佛前及祖堂告假,再向 东老人告假,老人愉快作简短开示,并赐钞票。慈悲宽容。然因未能承事左右,自觉惭愧,故未领受。(〈我到山中六个月〉,《慈明杂志》一:十一;《归程》页一七七)

 

十二日,由善导寺出发,南下高雄美浓朝元寺。悟一、成一、性如、了中等法师亲至台北火车站送行。浩霖法师为 法师挂褡朝元寺之主要介绍人,故陪同一起南下。抵高雄,借宿栖霞精舍。月基法师招待殷切。

 

【案】:十七年后,法师于离开美国佛教会后、创建东初禅寺前,曾有栖无定所、奔驰街头之困境,亦承浩霖法师接待,于其东禅寺借住四十余日。详见一九七九年二月。

 

十三日,由高雄赴美浓,于下午五时抵达朝元寺。寺院陈旧,然有置身世外之感。

 

「该寺名为『大雄山朝元寺』,位于高雄县美浓镇广林里一座俗称『尖山』的山上。住持为本省籍能净老和尚,是朝元寺的开山,已是七十五岁高龄。两位徒孙,善慧二师,曾是星云法师的学生,更是慈航法师的学生。虽是女众,但有丈夫气魄。」(〈我到山中六个月〉,《慈明杂志》一:十一)

 

进住前,先已婉谢当家师善定、慧定二法师欢迎之准备,此外,并向常住提出五点要求,以免徒增道场负担。

 

「第一、一切饮食我要随众。
 第二、我的衣服被帐,皆由自己洗涤。
 第三、个人的环境与整洁,我要自己处理。
 第四、不要把我当法师看,我不是法师,应把我当做寺内的一员住众看。
 第五、我学著过中不食,能否持久,自己知道,不要劝我晚饭。」(同上)

 

受戒后,返回北投文化馆。数日间,因拟别师南下而心意烦乱,赴新店竹林精舍诵戒定心。

 

 

 

 

 
友善打印
 
 
联系我们 法鼓山网站群 全球信息网 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园区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