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中文版 简体中文版 English 加入我的最爱 设为首页 字级大小︰  
认识圣严法师 著作 影音 音声 相片 文物 互动区 相关网站 联系我们
这里有一段Flash动画
认识圣严法师
 
 
法师足迹导览
 
  生平略传
首页认识圣严法师生平略传 圣严法师大事纪  
 
     
圣严法师大事纪
圣严法师七十年谱
 
1949 年
 
从军入伍,由上海登艇来台。

民国三十八年(一九四九) 师二十岁

 

入夏,时局紧急,上海市民开始动员训练。静安佛学院学僧都有接受军事教育资格。(《归程》页一一一)

 

天宁寺某同学来信鼓励从军,卫教护国,并谓孙立人将军在台湾训练新军,欢迎僧青年加入。于是静安佛学院同学:关振、田枫、王文伯、何正中等人舍下僧服从戎。(《归程》页一一O~一一二)

 

「三十七年下半年以后,有眼光的人,都知道国军的大势已去,故也作著应变的准备。学僧,一天天地少了,常州天宁寺的同学,老早就给我们写了一封长信,要我们大家踊跃从军,说是卫教保国的最后关头到了,并说孙立人将军台湾训练新军,孙将军也欢迎我们僧青年去加入新军的阵营。我们把那封信贴在布告栏里,大家围著看,大家也都在犹疑。此时静安寺内也驻有联勤总部的一个补给单位,而且都是些军官,静安寺的大门口,挂著好多台湾新军的生活照片,同时也在招收青年志愿军。」(〈我在上海静安寺〉,《中国佛教》八:一)

 

五月中旬,  师决定从军。将重要书籍寄大哥处,并请代向父亲告假,托兄长孝养父亲。衣物则分送同学。(《归程》页六八、一一二)

 

从军前自勉:此去乃为卫国护教;虽从军,而如莲花之不染,并拟于一至三年战争结束后即返僧籍。

 

军人给我的印象,从小就是不好的,所谓『兵荒马乱』,…但我自己,竟又自动自发地当了兵。这是这一大动乱的大时代,使我作了当兵的决定;为了苦难的国家,为了垂危的佛教,为了个人的安全,我必须采取这一当兵的措施。虽然说,当兵的份子复杂…,佛教有一非常宝贵的训示:菩萨的精神如污泥中生长的莲花,莲花离了污泥不能生长,生长以后的莲花,却又不为污泥所染。…人之好坏,全在个人的意志。所以我在当兵之前的数小时,便立下一个志愿:此去是为国家民族留一分气节,是为衰微的佛教争一份光荣。

 

但我的目的,决不希望做个终身以守的职业军人,以我当时的推想,一年之内或者最多三年,国军必可反攻胜利,所以我还带了部分佛书及僧装,准备于完成了此一圣战的任务之后,随时重返僧籍。」(《归程》页一一五~一一六)

 

十六日下午,与共赴国难报名从军之同学,向留守静安寺之秀奇法师、本光法师、林子青居士告假,获得师长之勉励。

 

「本光法师曾在金陵大学教过书,他对我很有好感,因为听他的课,在同学之中,我的笔记是做得最完整的一个,所以颇有依依之情。但他终于说了两句话:『以你求学的精神,去做你要做的事,你会成功的。你既要走,其它的话,我就不必说了。』

 

林子青居士,就是曾来台南传戒当教授阿阇黎的慧云法师,他可能是我们学院老师之中学问最好的一位了。他的国文、外文、佛学、文学,都有很高的造诣,他的人品好、风度好、学问好,他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当我向他告假的时候,他是一脸的苦笑;…仰起头想了一想,才对我说:『在大时代的洪炉里,愿你锻得更加坚强。』」(《归程》一一三)

 

再向佛学院同学告假,离开静安寺,挥别两年又半「学僧天地」,亦告别少年学习之黄金时代。出家迄今计五年又半。

 

「那时候,我的年龄是正好二十岁,以现在西方人的算法还不足十八岁。从十四岁出家到二十岁从军,短短五年半的时间,对我来讲,好像已有半个世纪。从一个无所知的乡下蒙童,而蜕变为少年沙门,再转型成为青年的士兵。经历了许多,学习了许多,成长了更多。这个时段,对我来讲,既是忧患的岁月,也是我生命史中第一个黄金的时段。」(《圣严法师学思历程》页十八、十九)

 

离寺后,与同学了中法师一起至大通路二0七师青年军通信连招兵站报到。在此报名一则因青年军号召力大,再则是通信兵不与敌人接触,适合出家人。(《归程》页一一六~一一七)

 

「我在民国三十八年的五月十五日,就向二零七师青年军的招兵站报了名,第二天就跟了中法师,带著一卷简单的行李和几套僧服,同坐一辆三轮车,离开佛学院,向该师的通信连报到。古人有『投笔从戎』的壮志,我们是『脱下僧装换军装』。但是,还抱著强烈的愿望和信心,认为国军到了台湾,重新整顿之后,一定就会反攻大陆,收复失土,还我河山,佛法重光,所以我还把僧服带著。我的身体一向瘦弱多病,看来弱不禁风,所以在学院留守未走的同学多半劝我:『不要莽闯!以你的健康和体能情况,说不定到了军中,不用三个月就会拖累而死,到那时,还说什么弘扬佛法、护国卫教都没有用了。』」(《圣严法师学思历程》页一八~一九)

 

报到时,舍去出家法名:「释常进」,恢复俗家张姓,并另取俗名「采薇」;乃效法伯夷、叔齐「采薇」首阳山,以及诗经小雅「采薇」篇旨义而来。用以自励。

 

「三千一百年前的周朝初年,商朝后裔孤竹君的两个儿子,因为国家亡给了周朝,他们宁愿在首阳山下采野莞豆充饥,终于饿死,也不肯接受周人送给他们的食物。另有一个故事,那是发生在西周的中叶时,有一位诗人,为了抵御北方入侵的玁狁(即是秦汉时代的匈奴),所以从了军、报了国,当他退役还乡之后,便写了一首〈采薇〉诗,后来被孔子搜在《诗经》里面。由于这两个故事的启发,我便用了这个名字。…在此滚滚的大时代的大洪流中,如果不先立一大志,不先有个精神的向往,作为安心立命的落脚点,那就只有随波逐流地没顶而去。」(《归程》页一一五~一一六)

 

从此进入军队生活,生命又经历一次大转折。然虽入军籍,出家心志不变;此后亦皆随时声

 

「从寺院生活进入军队生活,是我生命史中的第二次大转变。军中,除了跟丛林寺院同样是过团体生活,所有的想法、说法、做法,都跟寺院不同;一时间,很难适应。特别是饮食问题,我已将近六年未碰荤腥,进入军中第一餐,是在上海的招兵站,楼上楼下挤满了人…由于没有充分的卫生设备,所以户外以及屋顶平台到处都是一堆一堆的大便,我们的饭厅也就是在这样的场所。…菜色虽然很差,还有几片薄薄的肥肉,漂在菜汤的面上,几乎使我头晕目眩,好不容易才把一碗白饭囫囵地吞下了肚。」(《圣严法师学思历程》页二三~二四)

 

十九日,由上海登艇赴台湾受训。

 
友善打印
 
 
联系我们 法鼓山网站群 全球信息网 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园区
Google